光华网视台

小店被拆后怎么办?看这位12年老“济漂”的新生活

主页 > 综艺 > 生活 > 小店被拆后怎么办?看这位12年老“济漂”的新生活 2017-09-04 02:03:53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小店被拆后怎么办?看这位12年老“济漂”的新生活)

12年的“济漂”生涯,让于兴强早在心中认定了济南这个“第二故乡”。拆违拆临中,他经营的店铺被拆,但很快他就被“调剂”到了一个更好的经营场所,再次过上了安定的生活。满意,是他给现在生活的一个肯定,对于未来,他还有着更多的期待。

小生意突然不能干了,愁得差点回河南老家

8月30日早5点半,于兴强在千佛山东路菜市场门口摆好了他的葱花油饼摊,边做油饼边等着第一个客人的到来。此时,于兴强已经起床两个小时了。这两个小时,他和妻子要和好70斤面,还得熬出一大锅甜沫。他的心情不错,几个月前的那种焦虑早已离他远去。

5点40分左右,第一个顾客登门。“您要多少?”“三块钱的。”随后就是熟练切割、装袋,完成一次交易。新出锅的油饼散发出浓浓的葱香,吸引不少市民购买。甜沫是于兴强来到千佛山东路市场以后新增的商品,因为看到市场上没有甜沫,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商机,于是就把甜沫用一次性杯子装着,让顾客配着油饼一起吃,自己也可以增加收入。

这种敏感,源自他多年的经营。千佛山东路市场是于兴强在济南的第三个经营点了。12年前,他和妻子从老家河南范县来到济南,先是在燕山立交桥附近卖馒头,后来因为蒸馒头需要的人手多,工人不好找,便搬到了棋盘街,转行做起了葱花油饼。

在棋盘街干了三年多,一切都进入正轨时,生意却不得不按暂停键。今年年初,他得到自己租的房子是违建要拆迁的消息。“每天都在为这个事情担心。”于兴强说,他也出去找过房子,但是房租高得让他打怵,愁得三四晚上没睡着觉。

于兴强迫切希望找到一个新的地方继续经营。三个孩子都在姚家小学上学,每月光小饭桌就得1800块。家庭的重担让这个33岁的汉子一天都不敢停歇。“我如果停几个月,可能孩子们日常的花销都成问题。”

即便这样,6月初,棋盘街的房子拆迁,他还是闲了下来。其间就送外卖、送牛奶来贴补家用。“想过离开济南。”于兴强坦言,因为房子刚拆的时候孩子还没放假,他的计划是孩子放假之后就带着妻子和孩子离开。

离开也不容易。在济南生活了12年,虽然户口一直在老家,但在于兴强心中,济南已和故乡的分量差不多。“21岁那年就出来了,每年待在老家的时间不超过半月,现在到老家的县城我都感觉陌生。回老家,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

小店被拆后怎么办?看这位12年老“济漂”的新生活

找到了新摊位,租金低了收入高了

“真是太高兴了”,于兴强还能记得6月中旬接到居委会电话时的心情。那时,他已经打了十几天零工了。电话中,棋盘街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他,千佛山街道辖区内有一个千佛山东路菜市场,门口有早餐摊位,了解到于兴强家庭负担比较重,可以在那为于兴强挤出一个摊位。“我自己满大街找摊位找不到,没想到居委会主动把摊位送上门。”

其实,拆违拆临之后,还有很多人想着于兴强他们。“我们现在一听到招商信息就很敏感,想着介绍给哪个业户,让他早点恢复经营。”千佛山街道办党工委副书记高媛说。

于兴强的新摊位位于千佛山东路市场门前最南侧,一个操作台用来做油饼,一个移动售货亭用来卖。“原来租的门头,每月租金3000多元,现在这个才500多元,”说起这个,于兴强脸上掩不住高兴,“在这里,我每天只做早餐,从5点半卖到10点,营业额能有八九百块钱,比原来一整天的还高。”

这个摊位的位置原来是一个楼梯,通向千佛山菜市场二楼,那里曾是千佛山东路社区居委会的办公场所,拆违拆临中被拆了。“其实千佛山东路菜市场没有证,2003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垃圾场,当时卖菜卖水果的都在马路上。”千佛山东路菜市场负责人杨慎杰说,为了“退路进厅”,当时街道办建起菜市场,辐射周围三公里。“如果拆了,周围需求得不到满足,卖菜的摊又会重新回到马路上。”

“如果拆了,我们真没地儿买菜去了,”家住千佛山医院宿舍的王女士说,“这个市场管理挺好,菜比较全,可不能拆了。”居民的这个担心,千佛山街道办党工委副书记刘林也听到了。“这一片区门头房本来就少,如果一拆了之,很难再建起肉菜店、菜市场服务居民,所以最终我们拆了办公用房,经相关部门批准后保留和民生相关的菜市场。”

周边居民的生活是民生,摊贩们的生计同样也是民生。于兴强的早餐摊位经营过后,会把早餐车推到旁边,摊位会由午餐摊贩顶上。“一个摊位两个摊贩用,也能让更多的人实现就业。”刘林说。

希望多规划一些菜市场,做生意能更稳定些

相关视频

当前排行

  • 栏目:生活
  • 作者:采集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