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网视台

广东阳西县现暴力拆迁村民价值数千万财产被毁

主页 > 新闻 > 社会 > 广东阳西县现暴力拆迁村民价值数千万财产被毁 2020-09-16 10:21:55 来源:未知

广东阳西县现暴力拆迁村民价值数千万财产被毁

    未接到政府的拆迁公告,更未得到政府的拆迁补偿,在威胁恐吓和暴力殴打之下,广东省阳西县数位村民苦心经营多年的名贵林木、果树、仿野生铁皮石斛药材和鱼塘被毁于一旦,总价值数千万元 ;被拆迁户林某的16岁儿子在此期间还莫名溺亡。相关村民多次报警,阳西公安机关均未立案,对反映情况、申请赔偿的村民采取敷衍了事的态度。

承包人遭暴力拆迁和殴打,儿子蹊跷溺亡至今未处理

    据阳西县村民姚某、邓某等人介绍,他们自2016年开始,分别在阳西县塘口镇横山村、程村镇中西村等地承包大块山地,投入巨资种植了大量沉香、罗汉松、荔枝、龙眼、仿野生铁皮石斛名贵药材 等;村民林某从2002年就在塘口镇横山村开始承包土地,除了栽种果树,还投入全部家产建设了养鸡场和鱼塘。由于他们勤奋吃苦,前景非常看好。2019年春,当地传闻阳茂(阳江—茂名)高速公路将实施改扩建工 程,并且将要通过他们承包地所在区域;承建该工程的,是中交第二公路工程局阳茂高速改扩建工程TJ2标项目经理部(以下称“阳西项目经理部”)。“我们经多方询问证实确有此事,但是始终未得到政府的征地公告 和通知,所以按部就班照常经营”,当事村民们说。

    然而好事未至,灾难却突然降临。村民林某说:2019年4月5日和5月23日,我在没有得到任何征地消息、更未得到任何补偿情况下,阳茂高速阳西项目经理部办公室主任韩丁(身高180厘米,体重约 100公斤)带领手下冉彤等20余人手持棍棒,驾驶装载机气势汹汹突然来到我家承包区域,毁坏鱼塘设施,把鱼塘放水后又抢走大量家鱼,致使塘内数千斤鱼死亡和流失。6月6日,韩丁再次带人来到农场破坏鱼塘, 我们进行阻拦并提出质问,韩丁等人用棍棒把我本人及亲戚曾水新打伤。6月9日,韩丁等人第四次来到林家农场,对我进行再次殴打,我因伤势严重,不得不住院治疗。在此期间,我多次报警,塘口派出所至今不结 案、不处理。

    林某还说,2019年6月10日,韩丁派人在我家农场东侧用挖掘机挖了一个长、宽约6米、纵深约5米的水坑。6月16日晚,我儿子林海天(生于2003年7月14日)莫名失踪,当夜多处寻找未果。6月17日 傍晚,林海天的尸体被发现漂浮在韩丁派人挖的水坑内,我感觉我儿子死得蹊跷所以立即报警。阳西县公安局塘口派出所民警接警后,到林海天死亡现场进行简单看了看,然后告诉我“是溺水身亡”。林海天的尸体至 今存放在殡仪馆,问题未得到解决,“我一直怀疑我儿之死与韩丁有关”。

百姓价值数千万林木、药材被毁,事发至今无说法

    另一位遭到暴力拆迁的当事人姚某称,我在塘口镇横山村草香岭的承包地内建设了一个规模很大的种植园,种有荔枝、龙眼、罗汉松等林木。2019年3月23日深夜,阳西项目经理部韩丁、邓孝芳指派 挖掘机闯入种植园,将园内林木全部推毁(后经估算直接经济损失约200万元)。当我早上来到种植园时,种植园已被夷为平地。我当即找到施工方韩丁、邓孝芳等人质问时,邓孝芳对我推搡还要打人。我马上报警 ,邓孝芳反咬一口称是我动手打人,利用身上一处旧伤疤说胸前被我打伤。当地派出所民警出警后,居然强令我赔偿邓孝芳医药费。“韩丁等人没有任何拆迁手续就毁掉我的巨额财产,涉嫌重大犯罪!公安机关不仅不 打击,反而让我赔偿他们,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我认为阳西县公安局塘口派出所涉嫌滥用职权、甚至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当事人邓某称,我在姚某的种植园内种植了5亩多名贵药材——仿野生铁皮石斛,并配备自动喷淋系统、深水井、蓄水池等设施。2019年3月23日深夜,在姚某的种植园被韩丁及其同伙毁坏的同时, 我种植3年之久的铁皮石斛、连同各种设施悉数被毁,据估算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达1300万元,导致我倾家荡产、负债累累。我当时和姚某报了警,但塘口派出所至今没有立案。而在推毁前塘口镇政府已委托第三方 评估公司进行评估,但推毁后塘口镇政府口头告知石斛和设施将不再赔偿了。

    当事人申某称,我在塘口镇横山村委辖区内苦心经营的果园、果树和灌溉设施等,在2019年3月23日深夜也被夷为平地(我当时身患疾病在阳江人民医院住院)据估算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达170万元 。

    当事人黄某称,我在程村镇中西村生风岭种植沉香(名贵药材)3446棵、仿野生铁皮石斛3.8亩,同时配备喷淋系统、排水系统、深水井等设施。2019年6月28日,没有出示任何相关手续,县和程村镇 政府负责征收的相关领导、施工方、公安以及社会拆迁队数十人闯入我的种植园,将沉香、铁皮石斛全部毁掉,经我仔细核算直接经济损失达770万元。至今未得到合理解决。

    当事人杨某称,我在程村镇辖区种植名贵苗木。2019年6月28日,没有出示任何相关手续,由县和程村镇政府负责征收的相关领导、施工方、公安以及社会拆迁队数十人直接闯入我的种植园,将名贵 苗木(约1600万元)全部毁掉。我父母到程村镇政府陈伟案理论,却被指使的公安协警将我70多岁的父母从三楼拖下一楼,导致我父亲多处软组织受伤(有住院诊断书)。

    当事人李某称,我在新墟镇辖区种植名贵风景苗木,县、镇两级在没有任何告知和合法手续,采取强行手段将我苗木和灌溉设施全部推毁,造成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约450万元。

被拆迁人认为韩丁等人涉黑涉恶应被打击

    涉及的被拆迁户及当事人一致认为:阳茂高速阳西项目经理部办公室主任韩丁及其手下成员,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阳茂高速阳西县项目附近多次毁坏公民财产,殴打威胁百姓,严重扰乱 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已经涉黑涉恶,理应被绳之以法、受到打击;阳西县公安机关违反国家法律及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有案必接、有案必立”的规定,对上述受害人的数十次报警置之不 理,对群众反映强烈的公民莫名死亡的事件处置不力,有严重渎职和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之嫌。

    被拆迁当事人姚某等对媒体公开表示,因他们多次找政府反映情况,所以政府对他们的财产曾进行核实、登记,后来出具了政府与被拆迁户双方签字的《开阳高速公路扩建征地拆迁实地丈量登记表 》,但是最终的补偿标准一是28000元/亩,二是林木按照40棵/亩标准赔偿,“这些政策是当地政府自己制定的土政策,补偿标准严重不合理,所以我们不能接受”。姚某等人还说,因为他们不断用多个渠道、各种(合 法)方式反映情况,至今仍未得到妥善解决。



相关视频

当前排行

  • 栏目:社会
  • 作者:主编
标签: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