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网视台

监管层对互联网和各地金融交易整顿正在开展

主页 > 法治 > 各地 > 监管层对互联网和各地金融交易整顿正在开展 2017-08-16 05:01:36 来源:网络整理



  近期,随着64号文的实施,金交所与互金平台合作的业务模式正在引起业内广泛关注和讨论。那么,在强监管的红线之中,地方金交所是否能依靠转型跳出触网困局?

  

互联网金融,金融政策,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金交所

  【编者按】近日监管发布了“64号文”,其中要求各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一时间名单内的网贷平台和金交所都成为了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焦点。截止到15日红线日,包括陆金所、京东金融等知名网贷平台全部下架金交所产品。

  本文首发于“经济观察报”,作者老盈盈;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监管层对互联网平台和各地金融交易场所合作的整顿正在开展当中。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各地金交所了解到,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都趋于谨慎,对于部分互联网平台只能做挂牌业务,金交所不会为平台募资。

  由于各地监管标准不一,金交所业务范围和专业素质良莠不齐,极大影响了金交所的发展。多位金交所从业人士表示,金交所业务正在转型,一方面重新发现不良资产的价值,另一方面,金交所正搭建PPP资产交易平台,盘活地方经济,同时借助Fintech,实现低耗、创新和降低风险。

  互联网平台只能挂牌

  近期,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被曝光。《通知》提出,与金交所合作的相关平台须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并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文件下发后,京东金融、苏宁金融等互金平台下架金交所产品。

  经济观察报从广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贵州中黔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四川金融资产交易所、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等金交所了解到的情况是:和互联网平台的合作,各地都比较谨慎,尤其是P2P平台的业务基本已经停止;对于消费金融业务,充其量也只能做挂牌业务,金交所不会为平台募集资金,至于将来能不能从事相关业务还要等文件通知。“监管对网络平台要求比较严,风险不好把控,底层资产难穿透”。多地金交所业务员如是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据记者了解,除了互联网平台借道金交所之外,过去金交所也会寻找互联网平台作为经销代理渠道。7月20日,福建省印发的《福建省交易场所分支机构会员代理商授权服务机构管理办法》指出,对于涉嫌违法违规的会员单位,交易场所应当立即停止与其开展业务合作。

  该办法称会员单位是指代理交易场所从事业务宣传、投资者准入及服务等业务的第三方机构,那么是否包括互联网平台呢?海峡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基于一些考量因素,不需要互联网平台作为业务宣传的合作伙伴,也暂时不考虑跟互联网平台合作,未来可能会考虑。

  事实上,64号文并不是首份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的文件,2011年和2012年,国务院办公厅先后下发了《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今年1月,监管层也对各类交易场所开展了新一轮的整顿清理。

  37号、38号文对金融交易场所画了“六条红线”,即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采取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建议单位持续挂牌交易;权益持有人累计不超过200人;不得以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不得设立从事保险、信贷、黄金等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所,其他任何交易所不得从事保险、信贷、黄金等金融产品交易。

  在本轮对互金产品进行整顿的同时,经济观察报记者发现一些地方金融资产交易场所现有业务存在涉嫌违规操作。

  一些地方金交所开展了非定向融资业务,浙江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就是一例。该平台每天会发布几款短期产品信息,起投金额为1000元,投资期限7-180天不等,利率5%-6%,根据产品信息显示,该系列产品属于投资受益权产品,发起机构为多个不同的有限合伙企业,有募集的资金总额,却没有资金的投向。该中心客服对本报记者表示,该类产品均非定向融资产品,无法确定投向。

  京师律师事务所互联网金融事务部主任左胜高对本报表示,根据国务院38号文、37号文和64号文相关要求,该业务涉嫌违反了“未向投资者披露信息”的限制性规定,无论互联网平台还是金交中心,其本质均属中介服务机构,因此其重要义务应当包括真实、完整、及时、充分地披露产品相关信息。

  金交所转型

相关视频

当前排行

  • 栏目:各地
  • 作者:采集侠